ag官方网|官方权威媒体门户网站

?

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

通渠吸粪工:辛苦自己幸福他人

发布时间: 2019-09-25 ? 作者: 潘雪 杨玲 李林果 姚宁 ? 来源: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: 潘信屹

  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一种体验:不小心把手机掉进了厕所,不捡,可惜!捡吧,又嫌脏!这始终是一件让人烦恼又尴尬的事。

  城市小广告“隐形”在城市的某个角落,它就像个“传说”,不需要的时候,你想把墙面刷白。需要的时候,你巴不得每一个楼梯过道都是电话号码。如果不是家里的下水道堵了或者小区里的化粪池溢出来,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和他们打交道……

  这个工种,叫作通渠吸粪工,他们是每天和各种污水粪便打交道的人,是一座座城市洁净的守护者。

  你知道在哪儿可以找到他们吗?他们提供什么服务?只有亲眼见证过通渠吸粪的脏臭,才体会得到这个行业的辛酸。

  10年的青春,与“吸粪通渠”为伴

  9月17日上午9点,管道疏通化粪池清理服务部毛受九接到电话,和谐家园有户居民家的下水道堵了,他立马带上装备准备前往开展疏通工作。

  “需要准备什么吗?”记者问。

  “不需要,我们这一行零门槛,只要肯学就能入行。”毛受九低沉的声音调侃说。

  记者看到的毛受九,正值青壮年,皮肤晒得有些黑,言谈举止风趣幽默,话语间透着满满的自信。

  来到和谐家园小区,毛受九和他的哥哥开始上工了。只见他跳下吸粪车、戴上手套,拿上他的专用宝贝工具利索地打开了地上的井盖。瞬间,一股浓烈难闻的恶臭随风飘来,让初次接触的人想要远远躲避。

  “你不觉得臭吗?”记者问。

  “都习惯了,鼻子已经闻不出臭了。”他一边笑着说,一边把管子深入到污水沉淀池内,启动了开关。

  不时地,毛受九专注地观察一下化粪池里的情况,调整一下抽水管的位置,一直等到将粪水全部抽完。

  “我干这一行10年了。”休息的空闲,毛受九与记者话起了家常。“我的青春都是与它们为伴,当初我还担心找不到女朋友呢!每天都和这些臭烘烘的东西打交道,谁愿意挨近你,是不是?”毛受九自嘲道。

  10年前,初中毕业的毛受九本想外出打工,但想着自己文化水平低,出去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好。看到雷山的老乡在凯里做“吸粪通渠” 收入还不错,就想着学学,努力想要在凯里生存下来。

  “那会儿,做这个行业的并不多,也就10来家吧。学会了以后,生意还不错,收入也可观。”吸粪车是毛受九和哥哥5年前合伙买的,花了6万元,是他们以前打工攒下来的全部积蓄。“没有吸粪车之前,我们吸粪是用手来扒,如此近距离地接触粪水让人直想吐。有了吸粪车以后,工作就变得轻松多了,虽然还是一样臭。”他笑着说道,轻松归轻松,学会用吸粪车也是门技术活。

  2014年,他刚买了吸粪车就和一位老师傅去青青家园的化粪池吸粪,“看似简单的吸粪工作,也有一些技巧在内。经验不足的话,却很难将粪水抽得干净。放置抽粪管不妥当,一个不小心粪水就溅得一身。稍有不慎还会把抽粪泵弄坏。”当时的这一单活路,毛受九和老师傅干了15天,收入1万元,但却因为经验不足、操作不当,把抽粪泵弄坏了,几千元的维修费,让他心疼不已。

  “现在操作熟练多了,我的宝贝车也保护得好好的,每天洗得干干净净。”凭着自己的技术,毛受九在这个城市立了足,也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工作脏又累,别人不做我来做

  说实话,如果不是家里的下水道偶尔堵了,学校、机关单位、小区的化粪池满了,谁也不会想到通渠吸粪工的存在。

  “平时大家不需要,也就不太看重我们这个行业。”毛受九说,其实自己也习惯了被忽略。

  不仅要忍受被人们忽略,有的时候还要忍受不被人理解带来的不屑与蔑视。

  有一次,毛受九到客户家里通下水道,客户看到他用电钻电动疏通机转几下就有垃圾出来,管道很快地疏通了,不屑地说:“我只是没有设备,要不然我自己也可以疏通。”听到这话,毛受九心里很不舒服,他回应道:“你来试试,我现在就可以把设备借给你,如果你能疏通一点,今天的工钱我就不要了,如果不行,你就给我100元。”听他这么说,客户哑火了,又一次请他上门疏通水道的时候也就客气了许多。

  毛受九心里很清楚,疏通下水道是靠“经验吃饭”,经验不足,会把方向转反,不但管道疏通不了反而更堵。

  通渠吸粪也存在着一定的风险。2016年5月,网友爆料,在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发生一起吸粪车爆炸事件。据悉,爆炸时这辆吸粪车正好位于街区,现场大便横飞,多路人及临街店铺遭殃。这个事件让毛受九和哥哥在接下来的吸粪工作中变得谨慎了许多。

  而同年6月份,毛受九在凯里“杀人坳”的一栋居民楼吸粪的忐忑经历,至今都让他记忆犹新。

  “那个化粪池有五六平方米大小,但是有10多年都没打开过。当时盖子一打开,全是白色的烟雾,一股浓烈而呛鼻气味让人闻之作呕。”一看情况不妙,毛受九赶紧提醒自己的搭档哥哥要小心,千万不要抽烟,不要使用打火机。

  当时整个抽粪的过程,毛受九紧锁眉头,心里忐忑不安,一心只想赶紧抽完了离开这里。

  “把粪水运输出城的时间仅仅10多分钟,我当时就觉得像一个世纪那么长。”毛受九说,吸粪车在行进的过程中,车上的粪水一摇一晃,他的心也跟着上上下下,担心会爆炸,现在说起来都还心有余悸。

  在毛受九的身边,有许多同伴一起入行。有些人学着就放弃了,干着干着就改行了。10年过去了,毛受九仍然坚守着:“别人不做,我来做,这个城市如今也是我的家了,我希望它更干净、更美丽。”

人人有初心,通渠吸粪工也一样

  “以前这一行还是很好做的,现在不行了。”毛受九也有自己的苦恼。

  “刚开始接触的时候,只有10来家,大家生意都不错,安居乐业、养家糊口是没有问题的。”毛受九说,他的两个姐夫也是在他这学了手艺以后自己开了服务部,在凯里定居下来。

  据毛受九了解,现在凯里做这行的多了不少,估计有20多家,还不算从各个县里到凯里来干活儿的。

  人多了,自然会有竞争,有的甚至打起了“价格战”。“以前一次通渠50—100元不等,吸粪一车是600—700元不等。现在有人出三四百块钱也做,其实这样赚不了多少钱,人工、油钱、运输费、处理大粪的费用等等,成本高价格低,自然觉得兴趣不大了。”毛受九说,生意好的那会,花12万元买的吸粪车一年多就回本了。

  逐渐的,来找毛受九干活的客户少了许多,这让毛受九很苦恼。有人建议他去跑跑物业,和人家打打交道、宣传宣传自己,但是他不愿意,他说:“我知道,去到物业那里,就会谈价格、有对比,为了这个小区活稳定些,甚至会互相压价。我不想把这一行的市场打乱了,这样大家都赚不到钱,慢慢地就没有人再做这一行了。”

  如今,有活儿就干;没活儿,毛受九就会去打打零工,赚点“外快”贴补家用。

  “每个行业都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,”毛受九说,这个工种是脏是累,但脏我一人,换来的是一座城市的洁净,值了。

  是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初心,通渠吸粪工也一样。

  【记者手记】

  生活节奏加快,生活质量变好,足不出户可以点餐,身无分文可以出门……这些看似便捷又智能的社会服务,让人不禁想到,再过十年二十年,如果从事服务行业的人越来越少,我们该怎么办?

  就目前来看,吸粪工还有市场,收入也相对可观,可是但凡有选择的,谁都想要从事轻松、干净又挣钱的工作。

  毛受九坚持这些年,原因很简单,文化低为了生活必须坚持,即使浑身脏臭,偶有不受待见。而让记者感动的,还有他说过的那句话:“我不想去谈价格,跑业务。把市场搞乱了只会让这个行业消失得更快。”所以,这几年他收入也并不可观。

  工作太脏太累,可是总要有人去做。无论吸粪工、快递员、环卫工……都希望大家都能理解尊重这些人,不要戴着“有色眼镜”去看他们。他们跟大家一样,都是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兢兢业业的劳动着。